战甲危机免费试玩
瞭望智庫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中文站 | EN

紀連海:學文史哲沒什么用了,今后是理科生的天下?

瞭望智庫 |

發布日期:2018-08-17

在《百家講壇》叱咤風云的“最牛歷史老師”紀連海,不寫歷史人物怎么研究起文學名著了呢?他說:文史不分家,《西游記》不僅講了歷史,還講了“未來”,讀明白了有助于人生的成功。

" wmode="transparent" align="center">

在《百家講壇》叱咤風云的“最牛歷史老師”紀連海,不寫歷史人物怎么研究起文學名著了呢?

他說:文史不分家,《西游記》不僅講了歷史,還講了“未來”,讀明白了有助于人生的成功。

他還說:讀原典是“正道”;原著改編和通俗歷史,都要有個“度”;這個過程里,我在探索,不怕被罵。

嘉賓 | 紀連海

主持 | 武君  瞭望智庫

后期 | 祝如月(瞭望智庫實習生)

本文為瞭望智庫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在文前注明來源瞭望智庫(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

1、學歷史讓我們少走彎路

瞭望智庫:您在《百家講壇》,講的都是和珅、多爾袞這樣的歷史人物。我們看您這本新書是《紀連海說西游記》,和之前您講的東西大不相同。您為什么會選擇在虛構的文學作品當中去追尋歷史的蹤跡?

紀連海:所謂“文史不分家”,文學也是歷史的一部分。四大文學名著,比如《紅樓夢》的一些人物就是有真實歷史原型的。

在接觸四大名著的過程當中,我發現很有意思的一點——里面給我們展示了“未來”。

以前我們講歷史,都是希望反思過去,對未來展望一些前景;總結教訓,提升自己的認知。但是四大名著講的是:其實我們生活得不容易,所以都需要改變自己。

四大名著給我們提供的對未來的解決(愿景)不一樣。

《紅樓夢》的主角賈寶玉,誰都疼他,誰都喜歡他,為什么他卻不滿意?因為他行二(排行老二)。按照當時的嫡長子繼承制,榮國府的未來最終是屬于他侄兒的,跟行二的他沒什么關系。所以他要改變自己,卻到處碰壁,這就叫做沒找到“未來”。

再看《三國演義》,你想建立一個的明媚的有前途的社會,結果發現這個過程中全是陰謀、權術,不是你想的“未來”。

《水滸傳》故事的時代,文人輩出,赳赳武夫地位低微,就這少數幾個還不一定是正面形象。這些武夫在一個文人社會里,走上造反之路,就有了《水滸傳》的故事。結果怎么樣?也是沒有“未來”。

而《西游記》,開篇就是一群各種“不滿意”的人——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只有一個什么根基都沒有、一心取經的唐僧,一點都不知道前路多可怕,就說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程,連錢都沒帶,啥都沒有,在這個社會到處碰壁。

這幾個人絕對不是最優秀的。當他們組成一個團體的時候,之間有磨合有摩擦有妥協,最后他們成功了。

這就是我選擇講《西游記》的原因,他給了現實的我們一個很好的“未來方案”。學會“妥協”,是人們成功很重要的一步。

瞭望智庫:從歷史中我們可以總結出經驗教訓。

紀連海:對,歷史有那么多的教訓,學歷史我們可以少走彎路。

比如說貪官問題。我講過和珅,也講過更多貪官的下場。你會發現在歷史上,貪官特點是變本加厲,收不住。不是不報,時候沒到,最終他們下場如何是看得見的。那么多年,就記不住,這就是重復歷史上的教訓。

十八大以來一直強調反腐,這都是很明確告訴你:歷史上有那么多的前車之鑒,應該知道收手。所以學歷史,能夠讓我們知道應該做什么不應該做什么。

2、與其看改編不如讀原著

瞭望智庫:除去我們熟知的《西游記》電視劇,如今對這部名著的改編多如牛毛,比如今年賀歲檔就上映了《西游記之女兒國》電影。有關《西游記》的影視作品非常多,有的被改編得天花亂墜,像說唐僧師徒和某個妖精談戀愛了,很多人看來很荒誕,也有很多年輕人很喜歡。您怎樣看待改編原著的問題?

紀連海:《三國演義》也是“改編”作品,歷史背景是三國時代。《三國志》是中規中矩的“正史”,《三國演義》已經對其進行了相當大的改造。在“改編”的基礎上再改,就有問題了。

《水滸傳》的故事,同樣是有原型的。山東快書里面也已經有《水滸傳》的改編版,再改《水滸傳》就很難啦。

《紅樓夢》的場景,在改的時候,你也會發現很難。只有《西游記》不一樣。

這本來就是一部“一直在改編”的作品。最早寫《西游記》的,正是“唐僧”本人,他口述,他的弟子開始寫;他過世以后,他的弟子再重新寫,然后社會上的“作者”們繼續豐富內容,一段一段地“加戲”;到了吳承恩這里又大豐富,形成了作為“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記》作品。

所以,我們改編別的名著往往都會挨罵,只有改編西游記,人們相對能夠寬容地接受。因為,西游記本身就在告訴我們:你要大膽地想象,沒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它給了我們一個無窮無盡的想象空間,站在《西游記》的“肩膀”上,我們可以繼續想象。所以我倒覺得,《西游記》的改編只要不太違背原著,就可以接受。什么尺度呢?比如說我們得清楚,唐僧是個和尚,他可以跟女兒國國王有感情,但是結局不能變。

瞭望智庫:一定是個悲劇,不能在一起。

紀連海:沒錯,結局是不能變的。唐僧是個大和尚,他們中間結婚可以,但是不能真的洞房。為什么能夠結婚?因為原著中就寫到,唐僧要“騙婚”,為的是混到通關文牒嘛。這個過程當中,他們的感情怎么樣,如何發展,可以虛構。但是如果“假戲真做”,真的顛鸞倒鳳,這就不可以了。

所以我覺得改編要有“度”,要考慮到歷史、雙方的身份、宗教、民族等諸多的問題。

瞭望智庫:我們多數人都看過好幾遍《西游記》的電視劇,新老各種版本,而相比之下,對原著的閱讀可以說是相當可憐了。我們經常提倡讀原著、原典,您覺得到底意義何在?

紀連海:首先,電視劇是經過人家消化過的有選擇的改編,一千個人心目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每一個人心目中都有一部自己的《西游記》,作為改編者這無可厚非。

但是作為讀者,想知道《西游記》原本到底說了什么,與其去讀別人改編過的東西,不如直接去讀原著。

其次,《西游記》原著里有特別多好玩的東西。

《西游記》里每一座山、每一棵樹、每一個景兒,都用特別華麗的辭藻描述展示出來,就連牛魔王住的都是仙境。

我們的中小學生,在寫作文的時候總犯難,發現沒的可寫。為什么?因為沒有去觀察世界。

這個社會似乎很匆忙,連中小學生也是連軸轉:放了學就做作業,做完作業就補課,天天沒完沒了的家教,沒完沒了的課外班。

世界那么大,你真不想去看看?想。

看完了。山,好好看,為什么好看?這個房子好漂亮,為什么漂亮?來,請800字來描述。

不會。只會說:好好看。不會表達,這點太可怕了。

所以真的不妨從小孩抓起,好好讀一讀《西游記》的文字,能給我們下筆提供很好的借鑒。怎樣把豬八戒的窩也描寫成仙境一般?這是個本事。

3、教育不能操之過急

瞭望智庫:您在歷史教師崗位上已有32年,從人民教師的角度,您覺得現在中國的教育有哪些優勢?有哪些問題?

紀連海:中國教育特點是什么?我們過去講集體主義精神,現在講團隊講協作,在這個團隊、集體中,并不強調某個個人。

比如,屠呦呦可以領獎,但是我們相信她只是項目團隊中一個比較突出的個人,在屠呦呦身后有一大批跟她做出相似貢獻的人。我們中國人干所有的事情都是團隊,這是中華民族幾千年來的一個優點,也是教育的一個優點,當我們擰成一股繩的時候,會發現中國的改變力非常驚人。

現在中國的教育,我認為出現了這么一個問題:改革開放后,我們發現世界原來變化那么快,所以急起直追,我們似乎有點著急趕進度,特別急于證明自我。

我真的覺得,現在完全可以把腳步放慢一點,這個世界很美好,要學會觀察。

那天我看了一個賽跑,第一名一邊跑著一邊回頭看第二名,看看你離我多遠,看你離我那么老遠,還能夠放慢下來。我覺得當我們有一定速度之后,能夠以更加輕松的心態,冷靜地觀察別人優缺點。

作為一個老師,我希望學生的學習也能夠喘口氣。我希望看到他們寫的作文,不是背的,而是真正自己觀察出來的。

瞭望智庫:您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歷史是我的事業,不是我的職業。您作為歷史教育從業者,怎么理解這個事業跟職業的關系?

紀連海:我就是一名中學老師,學生們(在社交媒體)看我曬這曬那,經常問我:老師你還上課嗎?我說我不上課,你給我開工資?我那些課你給我上去?我一周12節課。

所謂職業,就是為了生計。為什么說歷史是事業不是職業呢?因為如果我為生計的話,那我辭了職更好,掙錢更多。

從05年上百家講壇到現在,13年過去了,人們一直問我:你怎么還沒辭職?我辭了職干嘛呢?我就在想,歷史給了我什么?

我覺得,歷史不但是給了我什么,而且一定是我通過學歷史、教歷史給了孩子什么東西。

什么叫事業?就是不但我個人喜歡,我也希望把我的思想,把我學習歷史中所獲得的一些東西,在我的學生的身上打下烙印,在他們的思維中留下影響。

所以,所謂事業是說:我真的從學歷史、教歷史中感覺到快樂,而且我愿意把我的快樂,把我的所見所得所悟所想傳遞給我的學生。

4、歷史普及要讓不同層次的人都喜歡

瞭望智庫:您在社會上一直在做大眾歷史普及的工作,比如百家講壇以及各種著作。您覺得效果達到了嗎?

紀連海:就以《西游記》為例,為什么大家不喜歡讀(原著)呢?因為內容是古文嘛,確實有一些文字障礙,不同的時代狀況不同。我做的事情,就是做注解,把深奧的文字內容淺顯化。所以讀我的東西,可能就比原文更有意思,學歷史也是一樣。

瞭望智庫:無論是您的節目還是圖書,大家反饋都非常好,特別受歡迎。在大眾通俗歷史傳播的工作中,您成功的秘訣在哪里?

紀連海:成功倒談不上,如果非得說說自己的心得,我覺得,我們畢竟跟專業的作家或者專業的歷史研究者不一樣。

專業的作家要抓住受眾的心理喜好需求;專業的歷史研究者,就需要深度。而作為歷史老師,大學歷史老師跟中小學歷史老師又不太一樣。中學老師面對的學生是參差不齊的,如何讓學生喜歡我們,喜歡歷史,把我們的想法傳達給學生,這值得我們去探討。

恰恰我作為一個中學老師,在處理不同層次受眾需求方面積累了豐富經驗,所以能總結出一個目標,就是:我的東西,要想盡辦法能夠讓不同層次的人都喜歡。

在做歷史通俗化工作的過程當中,也面臨著爭議。我們畢竟只是歷史普及者,不是專業的歷史研究者,沒法站在歷史專業研究的最前沿。

比如說,秦朝到底是公元前207年滅亡的,還是公元前206年?我們以前學的就是公元前206年,后來教科書又告訴我們是公元前207年了。

幸虧我是接觸了(新的成果),如果我提前退休了,看不到現行的教材,我就講成公元前206年。你說紀連海你講錯,是錯了但也沒錯,因為我學的就是公元前206年。

所以,我覺得這些細節問題,你能關注到,恰恰說明我成功了。

你喜歡聽我的東西,然后發現紀連海講錯了,這是你水準高;你要不聽我的,你怎么知道你比我水準高。

社會的進步,就是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我們當老師的就是那塊磚,就得天天踩,對不對?我不怕你踩。

瞭望智庫:您不怕別人批評您。

紀連海:對,因為我們是普及者。像我就靠這一張嘴,32年都在教書,我這32年不是在搞研究,如果我32年搞研究,我也能寫出一摞東西。

但是大家都去搞研究了,誰負責讓那些喜歡歷史的人去搞歷史研究呢?總得有一個橋梁,總得有人去發現那些適合學歷史的苗子,我得把他忽悠到歷史專業去,為了讓歷史學有接班人,我就得做出犧牲。

瞭望智庫:不僅僅是歷史學,現在有這樣一種聲音:說今后可能是理科生的天下,學文史哲沒什么用!您怎么看待文科的實際作用和價值?

紀連海:理工科跟文科,自然科學跟人文社會科學,還是不一樣的。自然科學把握社會的進步,但是,社會也需要更多社會科學專業的人才。

比如說建造公路鐵路,我們中國特牛,這是基礎,但是一定得有一個口若懸河的推銷商,才能順利獲得對方的認可。文科的智慧是確實存在的。在精讀了天文地理、人文社會的基礎之上,才能夠高瞻遠矚。

所以說社會既需要理工科的人才,也需要人文社會科學的人才,兩者不可偏廢,誰也取代不了誰。

瞭望智庫:未來在歷史通俗化推廣的工作當中,您還有哪些計劃,能不能透露一下?

紀連海:第一個,毫無疑問的,還會繼續教書;第二個,是要寫一些自己感興趣的東西;第三,也會寫一些社會要求的東西。

寫一些自己感興趣的東西是什么意思呢?比如說,我上次做一檔節目,去了一趟廣州,我看到開平眾多的碉樓中,一棟叫南樓的孤零零的樓特別吸引我,我覺得它的故事特別好,我喜歡,應該把它寫出來跟大家分享,現在也在逐步地動筆,通過不同的渠道逐漸滲透給社會大眾。南樓這個事,并沒有人要求我來做,就是我自己喜歡,主動想要跟大家分享我的所想所得。

另一些事我覺得是社會需要的,比如說四大名著。我真覺得,現在人們天天都沉迷各種游戲,為什么不能靜下心來讀些中華民族傳統的好東西?

這時我們就應該從社會的需要出發,去做一些社會普及性的工作,比如說名著解讀的作品,一從個人喜好,二從社會需要,都兼顧了。

這兩個方面,我都可能還會做一些工作,也就是說未來還會出一些相關的書。

這樣的工作不能操之過急,盡量慢慢做,做完這本,將來力爭十年八年做成一套。

我歲數還小,有時間慢慢寫。

來源:瞭望智庫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瞭望智庫緊扣“國家政策研究、評估和執行反饋”這一核心業務定位,利用新華社內外智力資源, 連接全球主要智庫,服務中央決策和新華社調查研究,發揮政治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會上形成廣泛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學術合作:韋薇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陳晶 13910894987 趙沁珩 15201538826

通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永定門西濱河路8號中海地產廣場東塔16層.100077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5 瞭望智庫(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31607號-3

战甲危机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