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甲危机电子
瞭望智庫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中文站 | EN

馬未都:最珍貴的中國文物都流失在西方?錯!還在國內!

瞭望智庫 |

發布日期:2017-12-22

“我們辦博物館的從來不說‘鎮館之寶’,如果觀眾只關注所謂‘鎮館之寶’,那才真是白來一趟。最好的文物,未必最貴。中國文物,在世界任何地方展出,都能代表中國文化。”

" wmode="transparent" align="center">

作客本期“庫叔說”的著名文化學者、觀復博物館館長馬未都先生說:

“我們辦博物館的從來不說‘鎮館之寶’,如果觀眾只關注所謂‘鎮館之寶’,那才真是白來一趟。

最好的文物,未必最貴。中國文物,在世界任何地方展出,都能代表中國文化。”

海外有很多中國文物,但最珍貴的還是在中國。

嘉賓 | 馬未都 觀復博物館館長

主持 | 瞭望智庫 武君

本文為瞭望智庫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在文前注明來源瞭望智庫(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

1、世界最高的博物館

瞭望智庫:您在1997年創辦了觀復博物館,之前也經歷了一些坎坷。為什么要堅持創辦這樣一家民營博物館呢?

馬未都:我做博物館其實是個偶然,最開始純粹就是個人興趣,也不知其中的深淺。后來做起來的時候就發現,興趣逐漸演化成一種責任。

改革開放以后,我國在所有制結構上發生調整,國家需要有多種形式的博物館存在,我們也轉變了過去固有的思路。

把藏品捐給國家博物館不是不行,我原來也想過這樣一個退路。但是,創辦民營博物館,會使得國家的博物館生態變得更完善。我們也的確趕上了一個好時候。

從創辦中國第一家具有法人資格的民辦博物館以來,我們已經做了20多年了。

從那以后,中國具有法人資格的民辦博物館數量一直在增加。我注冊的時候民辦博物館大概只占全國博物館總量的千分之一,現在民辦博物館占比已經達到了20%。

瞭望智庫:觀復博物館創辦至今的21年期間,有沒有發生過令您印象特別深刻的事情?

馬未都:觀復博物館(北京)成立20周年的時候,上海觀復博物館在上海中心大廈正式開業,我們在那里辦了一個紀念會。

上海觀復博物館所在的中心大廈,是目前中國的第一高樓。它有多“大”大家可能不一定能理解。

打個比方,民國時期整個浦西的老建筑堆積起來,立起來加一塊也就這棟樓的高度。

英國的碎片大廈是西歐最高的建筑,高度約為310米;而上海中心大廈高達632米,比碎片大廈高了一倍,還多出12米。它的體量也非常大,相當于英國碎片大廈五個樓的體量。

我們在這座大樓的37層開一家博物館,凡是去過的人都覺得非常震撼。

這對我來說觸動很大。因為上海中心大廈的觀復博物館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范例:告訴人們怎么在快速而密集的現代生活中展示我們的傳統文化——我們博物館的形式,不僅僅像過去那樣在郊區有一幢房子而已,而且還融入了今天的現代生活。在寸土寸金的浦東,在人口那么密集又與人們的日常生活比較貼近的地方,我們有這樣一座博物館,這本身就是現代城市與傳統文化巧妙結合的代表。

這樣一種文化展示,我認為開創了中國博物館完美嵌入都市生活的先河,對中國文化來說應該是一個有里程碑意義的事件,而我們能夠參與其中是深感榮幸的。

2、為何沒有“鎮館之寶”?

瞭望智庫:在我們印象中,每一個博物館都有其鎮館之寶,觀復博物館的鎮館之寶是什么呢?

馬未都:我覺得鎮館之寶的說法是出自民間對于博物館的一種好奇。

我們辦博物館的人從來不把博物館的某一件藏品稱為鎮館之寶,是因為我們不想讓老百姓局限于這種追尋鎮館之寶的“樂趣”之中。

的確,有很多文物都很重要,但是,總還有更多更重要的文物。我們一旦設立鎮館之寶,觀眾就會對其他珍貴館藏忽略不計。

比如,我們大陸游客一進臺北故宮就直接去看翡翠白菜和肉形石。但是,從文化內涵的角度去看,這兩件器物在中國文物中的分量是極低的。

你把這些東西都宣傳成為國寶,就會嚴重妨礙老百姓對于文物的判斷。

所以,我從來不說哪個文物是鎮館之寶。

但是,沒有“鎮館之寶”的說法,并不妨礙我們的博物館辦出自己的特點。

比如,在北京的觀復博物館,我們有常年的固定展覽——陶瓷館,里面全面地展出了北方地區1000年以來的瓷器;

上海觀復博物館的金器館也非常特別,里面還有宋瓷館和造像館。

在全國范圍內,這些主題基本上沒人做過。

我做博物館只有兩個要求:一個叫你沒來就無法想象,另一個是即便你來看了也不能復述。

我覺得,文化展示和文化內容之間關系有一個玄妙的問題:怎么能通過文化展示讓公眾更愿意去接受文化內容?

讓大眾在過程中一點一點獲得文化營養,這就是我們想做的事。

瞭望智庫:怎樣讓觀眾對文物的價值有自己的判斷,而不是一味聽信媒體的渲染?

馬未都:文物價值需要一個很漫長過程去理解,我們現在就是不想過度渲染它。我覺得只要一個人喜歡文物,慢慢會理解很多,每十年都會對文物產生認知上的跨越。

所以,只要讓觀眾們每來一次博物館有一點點進步和收獲就已經足夠了。

3、中國人為啥不愛去博物館?

瞭望智庫:近幾年,國內博物館的數量在不斷遞增,全年接待觀眾的數量高達六億多人。但是,相比我們國家總人口來說,每位中國公民平均兩年才去一次博物館,這與發達國家還是有很大差距的。您覺得問題出在哪里?是博物館出了問題嗎?

馬未都:我覺得我們跟發達國家博物館參觀人數比較起來,差距主要在于國民的文化素質,他們的文化需求還不夠。

從這個角度上講,我們未來的路很長,這對中國博物館事業的發展其實是一件好事。

但是與此同時,我們國內的博物館也的確存在“僵化”的問題。比如,館藏常年一成不變,很難讓參觀者看到新鮮的文化表達。

另外,國外博物館大量的義務講解員都非常專業,很少有年輕人,大部分都是退休了并受過良好教育的人。

博物館講解員不僅僅需要對于知識的熟練掌握,更需要積累一定的人生閱歷。

而我們博物館的志愿者都比較年輕,相對缺乏專業訓練和經驗。

我去看過一些博物館的義務講解員,甚至是大博物館的網紅講解。他們為了獲得聽眾的關注,就變得非常“敢說”。

他們的講解經常有夸張甚至虛構的成分,很多段子僅僅是道聽途說,或者在電視劇里看到。這樣非常容易誤導參觀者。

我們的年輕解說員不是講得不好,而是我們對這部分人的管理有欠缺。

4、在哪里都能代表中國文化

瞭望智庫:現在網絡上有一種說法,他們認為中國遺失海外的文物留在國外的博物館里挺好的,這樣更能夠彰顯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還有人糾結,比如說我們幾百年前被盜走的文物,就算歸還也應該歸還到清朝而不是現在的中國。您怎樣看待中國流失海外的文物呢?

馬未都:中國流失海外文物的情況比較復雜。有的是1860年以后,英法聯軍在中國掠奪的。但是,更多的文物是外國人在中國購買的。

通過商業途徑到國外的文物,我們就無法追回。只有通過戰爭途徑流失海外的文物,在國際公約的框架下是可以追索的。

我認為中國文物在世界任何地方展出都代表中國文化。這一點我們應該把心胸放寬一點。

中國文物,不是只有在中國本土才能彰顯中國的文化。如果中國文物在全世界各地都隨處可見,倒是能顯示出我們是一個文化強國。

大部分西方人是通過博物館而不是通過現實來了解中國——每年來中國的外國人少之又少,但是他們有機會去看博物館里的中國文物展陳。

這些陳列在海外博物館的中國文物,實際上都展示著世界對中國文化的尊重,也是一種文化傳播。

瞭望智庫:最珍貴的中國文物是不是大部分都在海外的博物館?

馬未都:那沒有。我覺得中國文物最珍貴的部分還在中國。首推臺北故宮。臺北故宮的宮廷藏品至少可以追溯到明朝皇帝的收集,后來因為戰亂搬去了臺灣。那部分文物應該是中國傳統收藏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我認為以文物價值而論,還是留在中國的文物要好得多。

但是,鴉片戰爭以后,我們的文物確實流失得非常厲害,流失了大約100年,我們很多國寶級的的文物都是這個時期流出去的。

5、西方操縱著中國文物的價格

瞭望智庫:很多中國商人會不惜花高價去買這些流散文物。您怎樣看待這種現象?您覺得這理性嗎?

馬未都:中國文物的興起包括兩個層面:第一個層面是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尊重;第二個層面就是在經濟上有價格的認可。

改革開放尤其到2000年以后,有些中國富翁到海外去買一些中國文物。

簡單來說,最好的文物不一定有最高的價格。反過來就是說,高價位購買的中國文物本身不一定是最有價值的。但是,它們往往是最具商業價值的文物,所以很多商人去買。

瞭望智庫:為什么這些中國文物會產生商業價值呢?

馬未都:每個文化物品都有其對應的商業價值,只不過文物的商業價值具有不確定性。尤其有些孤品創造了很高的拍賣價格,而內行人不見得認為它好。

但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國文物已經開始受到國際上和我們自己人的尊重。

嚴格意義上講,到今天為止,除了中國繪畫這一部分是中國人自己定價以外,剩下的還都是以西方定價為主。

簡單地說,最貴的東西都是西方人創造的,不是我們自己。

瞭望智庫:他們判斷價值的標準是什么?

馬未都:西方人是按照全球的標準,而不是中國人的標準。比如,西方人認為元青花的價值高,但不少中國人認為洋彩這類花哨的價值高,所以,這種最貴的都是中國人買的。

從審美角度上講,中國人還是低于西方的,這個我們無須諱言。所以,一些表面比較花哨的文物會賣得很貴。而文物自身的價值不是商人們所關注的。

今天,中國藝術品的國際價格和國內價格基本上都是商人管控的。這和過去100年前情況完全不一樣。之前,中國文物的價值是文人來定的,所以價格的判斷和今天有天壤之別。

6、錢并不影響我對文物價值的判斷

瞭望智庫:您是參與佳士得拍賣的第一位來自大陸的中國人,當時拍賣會的情況是怎樣的?

馬未都:我是最早參與國際拍賣的大陸人,因為我去蘇富比和佳士得拍賣的時候看不到大陸來的人,偶爾能看見的東方面孔也是從香港和臺灣來的。

那時候,外國人覺得我是一個神奇的存在。

拍賣會有一個好處,就是拍賣品非常多。由于大家對于文物的認知不同,所以拍賣會并不一定是價格最貴的地方。

瞭望智庫:中國文物能夠向世界傳遞中國文化,向我們的后輩傳遞優秀的傳統文化。您從事這個行業這么久以來,有沒有什么事能夠一針見血地印證這句話?

馬未都:18世紀是中國的帝制社會的最后的一個高峰,那時候,中國每年有大量文物運往歐洲。所以,其中很多非常重要的文物在國內并沒有。

比如,我們觀復博物館有一塊外銷的瓷質大盤,在我看來這是中國外銷瓷之王。

它的燒制工藝超越了我們當時的官窯,上面畫的故事是中國文化中耳熟能詳的吹簫引鳳。

這件器物最早怎么出去的我不知道,當時定制的成本應該是非常高的,打個比方,甚至比現在買一輛好車還貴。

這件東西在歐洲至少游歷了二百年才回到了中國。

我是在香港博覽會的時候第一次看到它的。當時,它的主人是一個荷蘭商人。我當時跟他討論我的博物館,所以他說會給我一個很好的價格,我當機立斷就把它買了。

迄今為止,在全世界各個地方的博物館中,我還沒看到任何一件外銷的瓷器能超越它。

很多搞收藏的人是拿著商業的眼光去看它的,覺得外銷瓷肯定沒有同一時期的官窯出品昂貴。

但是,我不是按照金錢去判斷的。

因為我收集文物的時間很久,錢對我來說只是一個能力的表現——我有錢的時候就買,沒錢那就沒有辦法買。

但錢并不影響我對文物價值的判斷。所以,即便這件東西在當時外銷瓷里算是非常貴的,較之今天中國的瓷器市場,我認為它仍是非常便宜的一件東西。

7、承擔著特殊使命的觀復貓

瞭望智庫:您在觀復博物館里養了很多貓。您當初怎么想到把貓和博物館結合起來呢?

馬未都:我們養貓本身是一個偶然。

十多年前的“非典”那段時期,我收留了一只流浪貓,它顯然是被人家棄養的,對人很友善。從那以后,博物館就陸續收養了很多只。

后來,我們發現這些貓可以加深孩子與博物館之間的關系。

一般來說,一個家庭來參觀的時候,往往家長興趣很大,孩子卻待不住,所以導致家長整體參觀的時間縮短。

為了給家長一個寬松時間環境,我們就養了很多貓來吸引孩子呆在博物館里。

觀復貓們其實是分好幾個層次的,觀復貓的“貓館長”是我們挑選出來,首先是能跟客人“交流”。

而且,我們通過做一些相關試驗來觀察效果。

比如,通過“貓的嘴”去講解文物,很多小孩就愿意聽;如果換作大人去說,有時候孩子就不愛聽。貓對孩子們有極大的吸引力。

所以,這些觀復貓就使得我們多了一條途徑來宣傳我們的文化。

人類養寵物最多的就是貓和狗。我們就是要用一種大眾可以接受的寵物,作為博物館的文化大使和品牌。

現在我們國家提倡文化自信,我覺得觀復博物館做了20多年,實際上在做的也是文化自信的基礎工作。 

 

來源:瞭望智庫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瞭望智庫緊扣“國家政策研究、評估和執行反饋”這一核心業務定位,利用新華社內外智力資源, 連接全球主要智庫,服務中央決策和新華社調查研究,發揮政治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會上形成廣泛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學術合作:韋薇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陳晶 13910894987 趙沁珩 15201538826

通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永定門西濱河路8號中海地產廣場東塔16層.100077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5 瞭望智庫(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31607號-3

战甲危机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