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甲危机彩金
瞭望智庫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中文站 | EN

中國自動駕駛產業版圖初現雛形:上海領銜第一梯隊 “東快西慢”格局明顯

瞭望智庫 |

發布日期:2019-06-05

智能交通時代洶涌而來,各地競逐自動駕駛產業的意圖已十分明朗。在經歷了多年的基礎環境準備和技術積累之后,中國自動駕駛產業區域發展“新版圖”初見雛形,“四大梯隊”格局凸顯。

誰是中國最強“自動駕駛之城”?《中國自動駕駛汽車產業區域發展評價報告2019》顯示,上海以基礎雄厚的上汽集團領銜發力,并以國家智能網聯汽車(上海)試點示范區為依托,當仁不讓地成為全國自動駕駛汽車封閉測試工作的“領頭雁”。北京則稍遜一籌,但由于擁有國內技術水平最高、環節最完整的產業鏈條,仍躋身自動駕駛城市發展“第一梯隊”。而由杭州、深圳、重慶等地組成的自動駕駛之城“第二梯隊”,正在加速追趕“第一梯隊”的步伐。

智能交通時代洶涌而來,各地競逐自動駕駛產業的意圖已十分明朗。在經歷了多年的基礎環境準備和技術積累之后,中國自動駕駛產業區域發展“新版圖”初見雛形,“四大梯隊”格局凸顯。

近日,瞭望智庫汽車課題組發布《中國自動駕駛汽車產業區域發展評價報告2019》(下稱“報告”),該報告選取、收集和統計自動駕駛重點企業表現、產業鏈布局等多個指標數據,評選出全國23個自動駕駛產業實力較強的城市,包括上海、北京、杭州、深圳等,并將這些城市劃分為“四大梯隊”。同時,以這些城市為輻射中心,初步形成了四大產業集群,從產業集群的地理分布特征來看,我國自動駕駛產業發展則呈現出明顯的“東快西慢”態勢。

報告還稱,從區域發展角度來看,各地不僅在自動駕駛測試規范、產業基礎等方向存在諸多差異,少數城市還出現過“企業冒進、監管滯后”的顯現。因此,報告通過搭建傳統車企、新勢力造車、科技企業、產業鏈布局和測試準入五大指標框架,建立起一套完善且科學的中國自動駕駛產業區域發展評價體系,將有助于研判自動駕駛產業整體發展水平,解析各地優勢資源,找準產業薄弱環節,為未來布局指明方向。

上海、北京遙遙領先

報告顯示,中國自動駕駛汽車產業區域發展總排名得分由五大指標的得分賦權加總構成,共有23個城市入選“榜單”。第一梯隊包括上海(77.19分)和北京(71.63分)2個城市;第二梯隊包括杭州(36.78 分)、深圳(36.52 分)、重慶(35.63 分)、長春(35.00分)、武漢(32.81 分)和廣州(28.25 分)6個城市。第三梯隊包括長沙(17.50分)、蕪湖(16.25分)、廈門(14.69分)、保定(13.75分)、無錫(13.75分)、西安(12.50分)、蘇州(12.50分)和南京(10.75分)8 個城市。其余7個城市——濟南(7.50分)、天津(6.25 分)、沈陽(6.25分)、寧波(6.25 分)、惠州(6.25 分)、莆田(5.06分)和鄭州(5.00分)則為第四梯隊。

作為目前國內自動駕駛產業發展速度最快、配套最完善的兩座城市,并位列第一梯隊的上海和北京不僅是自動駕駛上下游企業——特別是科技類初創企業的首選聚集地,同時也是國內最早放開和規范實路測試的地區。其中,上海以基礎雄厚的上汽領銜發力,并以國家智能網聯汽車(上海)試點示范區為依托,走在全國自動駕駛汽車封閉測試工作的前列。北京擁有國內技術水平最高、環節最完整的產業鏈條,上下游重點企業約有33家,數量位居全國第一。

第二梯隊的城市雖然在產業發展整體速度和產業鏈布局等方面不及北京和上海,但總體來看,這些城市已經具備一定的自動駕駛產業基礎,并初步搭建了規范和促進行業良性發展的政策框架。例如,杭州各項指標表現良好且較為均衡,吉利汽車和阿里巴巴作為國內傳統車企和科技企業的代表,正在自動駕駛領域持續發力。而深圳和重慶則在物流企業布局和測試工作開展方面具有一定優勢。

第三梯隊的城市在政策跟進節奏上并不落后,部分城市還有“一技之長”。比如,長沙和無錫在自動駕駛封閉測試方面就有明顯優勢。但第三梯隊的主要劣勢在于配套支撐不足,潛力尚未發掘到位,產業集聚經濟效益不甚突出。第四梯隊則屬于國內自動駕駛產業布局的后發城市,目前普遍缺少明顯優勢領域。

報告還發現,23個上榜城市的排名情況與本市2017年的GDP數值基本呈正相關關系,這說明“自動駕駛汽車作為資金密集、技術密集乃至人才密集的新興產業,與所在地區的經濟基礎密切相關。”報告進一步指出。

“東快西慢”格局亟待優化

從23個上榜城市的地理分布來看,除了北京、上海、天津和重慶四個直轄市外,其余19個城市分別位于江蘇(無錫、蘇州、南京)、廣東(廣州、深圳、惠州)、浙江(杭州、寧波)、福建(莆田、廈門)、河北(保定)、陜西(西安)、河南(鄭州)、湖南(長沙)、湖北(武漢)、吉林(長春)、山東(濟南)、遼寧(沈陽)和安徽(蕪湖)13個省份。

面對自動駕駛這個未來交通領域最重要的變革方向之一,沒有城市甘愿“慢人一拍”,而目前自動駕駛產業發展實力城市較強的城市,逐漸形成強大“合力”,勾勒出我國自動駕駛版圖四大產業集群輪廓。一是以上海為輻射中心的長三角產業集群,主要包括位于江蘇省和浙江省的共6個城市。二是以廣州和深圳為中心的泛珠三角產業集群,主要包括位于廣東省和福建省的5個城市。三是以北京為中心的京津冀產業集群,主要包括3個城市。四是長江中游產業集群,主要包括位于湖北省、湖南省和安徽省的3個城市。

從產業集群的地理分布特征來看,我國自動駕駛產業發展呈現出明顯的“東快西慢”態勢。特別是在西北五省區,只有西安一座城市憑借著陜汽在自動駕駛卡車方面的初步嘗試,以及長安大學作為交通運輸部認定的“自動駕駛封閉場地測試基地”兩項指標優勢條件登上了“23強城市榜單”。

但報告認為,實際上,西北五省區雖不是我國汽車生產制造的重點集聚地,但獨特的地形地貌和自然氣候對于豐富我國自動駕駛汽車測試場景庫有著重要作用,亟待有相關基礎條件的城市在未來著手開展布局工作。

多家公司搶灘入局

在自動駕駛的“賽道”上,傳統車企、新勢力造車和科技企業是最重要的三方力量。報告統計顯示,全國自動駕駛產業鏈重點企業共有88家。從企業的地理分布情況來看,北京、上海、深圳的重點企業總數位列前三位,分布是33家、14家和13家,三座城市所擁有的企業數量相加占全國總數的68%。蘇州和杭州兩座城市各有6家重點企業,并列第四名。總體來看,長三角地區是我國自動駕駛產業鏈相關企業的重點聚集地。

另外,企業的布局也各有側重,“散落”分布在產業鏈的各端。報告表示,我國在自動駕駛產業鏈布局方面的主要優勢在于“全面”,擁有從上游零部件到中游的一級/二級供應商,再到下游的整車制造廠、出行服務商的全產業鏈條,但部分核心零部件環節的技術儲備相對不足。

例如,在備受關注的“中國芯”問題上,國內從事自動駕駛汽車芯片研發的企業絕大多數產品還未能達到量產水平。總體來看,我國汽車芯片產業長期陷在產業鏈不完善、研發生產能力不強、高度依賴進口的困境中。如今,汽車芯片不僅是自動駕駛系統中最核心的零部件之一,其是否自主可控更是關系到國家交通安全、數據安全乃至產業安全。接下來,如何提高設計和制造 水平、改善產品可靠性、完善供應鏈條、創造迭代需求是芯片企業和整個中國汽車產業要攻克的共同課題。

報告還認為,未來中國自動駕駛產業能否在形成規模的同時,在全球分工體系中邁向產業鏈中高端,享有技術和標準話語權和豐厚的產業利潤,在相當程度上就要看能否在芯片、傳感器、算法等核心技術上取得實質性突破。

來源:瞭望智庫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瞭望智庫緊扣“國家政策研究、評估和執行反饋”這一核心業務定位,利用新華社內外智力資源, 連接全球主要智庫,服務中央決策和新華社調查研究,發揮政治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會上形成廣泛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學術合作:韋薇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陳晶 13910894987 趙沁珩 15201538826

通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永定門西濱河路8號中海地產廣場東塔16層.100077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5 瞭望智庫(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31607號-3

战甲危机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