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甲危机怎么玩
瞭望智庫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中文站 | EN

為反華不惜犧牲美國科技產業,是什么摧毀了盧比奧的智商?

李崢 | 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美國問題研究所

發布日期:2019-06-20

反華,為什么讓有些美國政客越來越蠢了?走上邪路的“盧比奧們”,能守護好“美國的偉大”嗎?

反華,為什么讓有些美國政客越來越蠢了?

走上邪路的“盧比奧們”,能守護好“美國的偉大”嗎?

近日,美國國會一項針對華為的立法建議引起了廣泛關注。在正在審議的2020財年《國防授權法》中,美國“知名”反華議員馬爾科·盧比奧要求加入一條針對華為的歧視性條款。該條款將阻止華為在美國專利法院尋求專利侵權賠償。

該建議顯然是一個拍腦袋想出來的損招。

在提出該附加條款前,盧比奧在個人社交媒體上轉發了華為向美國通訊企業收取專利費的新聞報道。他自認為這個條款可以讓美國企業“合法”地賴掉這筆錢,并且重創華為的業務。

但是,在外界看來,該條款是一項“自殺條款”——將對以專利授權為核心競爭力的美國科技企業帶來巨大風險……

一、一個可能摧毀美國科技產業的大招

據報道,該修正案將禁止被美國政府列入“觀察名單”的企業依照美國專利法尋求司法救濟,也將禁止這些企業在美國申請專利,其已經在美國申請的專利也將不再有效。

如果該法律得以通過,將意味著華為將丟失在美國市場的專利權益,美國企業將可在未經授權下使用華為的專利技術。

該修正案表面上是對華為的“精確打擊”。正在接到華為公司專利授權賬單的美國通信公司Verizon將成為該法案最直接的受益者。

然而,外界卻認為,該條款充滿漏洞和自相矛盾之處,美國科技企業有可能成為該條款的真正犧牲品。

其一,該條款缺乏法律依據,是一種赤裸裸的“剝奪公權”的做法。

之前,華為已經向美國法院提起訴訟,起訴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中關于禁止美國政府采購華為產品的行為涉及“剝奪公權”。

“剝奪公權”是一種法律概念,是指政府在未經司法程序的情況下對企業或個人采取剝奪權利的懲罰措施。此類做法違背了美國憲法和政治原則。

如果盧比奧所提出的修正案被列入新財年的《國防授權法》,那么華為的專利權將由于該條款被美國政府剝奪,這毫無疑問是一種“剝奪公權”的做法,很有可能會致使華為先前的起訴得到美國法院支持。

其二,該條款破壞了美國在知識產權保護上的信譽,可能引起他國仿效。

不少美國網友在該報道后留言稱,這種做法將對美國長期支持的知識產權保護原則構成損害,如果美國能夠通過立法手段剝奪一些外國企業的知識產權,那么其他國家也可能會采取類似手段來剝奪美國企業的知識產權。

經過多年來的外交和經濟施壓,美國才通過各種雙多邊貿易協議推廣了保護知識產權的理念,讓一些技術落后國家心甘情愿地花費高額費用購買正版軟件、付費音視頻以及美國企業授權的專利技術。

盧比奧的這一修正案無疑是向各國說明,美國啟動了知識產權“互相傷害”的模式。

其三,相比他國企業,美國企業更依賴于專利授權模式,該條款將揭露美國科技產業的短板。

相比該法案所能夠帶來的些許作用,其副作用對于美國科技企業來說更加難以承受。多年來,美國形成了以技術創新為核心、以專利授權為依托的模式。美國科技企業往往將生產和制造環節外包給成本更低的供應商,通過專利授權來控制這些供應商和終端供應商。

以手機為例,高通公司將芯片設計授權給臺積電等生產商,谷歌公司則將操作系統專利授權給小米、華為等手機廠商。這種專利授權模式讓美國科技巨頭能夠顯著降低運營成本,讓這些供應商和終端廠商相互競爭,為自己創造更大的利潤空間。

其四,雖然幫助美國企業賴了一些錢,但該條款對華為來說也許是“因禍得福”。

表面看,該修正案會讓華為的專利價值受到傷害。但實際上,這卻給華為的技術和產品進入美國開了一個口子。一旦美國企業大規模運用華為的5G專利,那么其產品與華為的兼容性將更大,也會有更大需求采購華為的產品。

盧比奧這個“妙計”很可能適得其反,破壞了美國政府想要孤立華為的目標。

二、曾經的政治明星,如今的反華浪子

在美國新一輪選舉周期即將啟動的當下,有越來越多的美國政客開始舉起“反華”大旗,試圖以此為競選策略“咸魚翻身”。

盧比奧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

反華的競選策略顯然沒有給這些政客帶來建設性的智慧,這場政治秀也在逐步秀出他們為什么曾經被美國選舉所淘汰——因為智商實在令人捉急。

在成為美國反華政客的代表人物之前,盧比奧也曾有過光鮮亮麗的執政經歷。

他曾經被視為美國保守派的新星,“共和黨的奧巴馬”。

但是,如今他只能以這樣無厘頭的反華言論來登上媒體頭條。

盧比奧的出身和從政條件“出類拔萃”。盧比奧的出身帶有“美國夢”的光環:移民家庭出身,出身貧寒,熱愛運動,勤奮好學。

與奧巴馬類似,盧比奧看起來高大威猛,陽光英俊。但與奧巴馬不同,他宗教信仰保守,全盤接受共和黨的思想理念。

作為拉丁裔,他具有天然能夠爭取少數族裔支持的條件。這個條件使他在與其他共和黨政客競爭中具有天然優勢。2009年,盧比奧在不到40歲就成功贏得聯邦參議員席位,成為共和黨名副其實的“頭號新星”。

2015年,盧比奧宣布將參加總統大選,此次選舉成為其從政經歷的轉折點。在此之前,盧比奧從政一直順風順水,深得共和黨內高層歡心。此次參選,盧比奧也勢在必得,篤定自己能夠從初選中脫穎而出。

然而,最終的結果卻讓外界大跌眼鏡。盧比奧在其家鄉佛羅里達州的初選中即以較大劣勢輸給了特朗普,其從政神話瞬間解體,不得不倉促退出選舉。

總統初選失利后,盧比奧一度喪失了從政方向。由于自視甚高,與特朗普也不對付,幾乎不可能會被招入新政府。思索再三,盧比奧終于重操反華、反共的舊業,希望借助這一議題在國會上掀起風浪,得到輿論和媒體的關注。

特朗普政府上臺后,盧比奧在反華問題上可說是四面開炮、亂彈琵琶。

*在人權領域,盧比奧成為了在美國多家反華組織的座上賓,是在國會推動新疆、西藏問題相關立法最積極的人士;

*在人文交流領域,盧比奧率先在美國渲染“孔子學院”的威脅,稱該機構是中國政府的政治滲透機構——在他“積極奔走”下,佛羅里達州一家學校率先終止了與“孔子學院”的合作,在美國開啟了一個危險的先例;

*在經濟領域,盧比奧是對華為最為不友好的政客。

2019年3月,盧比奧還在參議院提出了一份關于《中國制造2025》的政策建議報告,要求限制中國對美國投資,加強對中國在美上市公司的監管,推動美國實施類似的“美國制造2025”計劃,實施類似的政策輔助措施。

然而,上述反華行為并沒有提升盧比奧的選情,而此次所提出的離譜提議更顯示出盧比奧的政治智慧還在下滑。

三、反華為什么讓美國政客更蠢了?

自中美建交以來,有“前赴后繼”的美國政客走上了反華這條邪路,但是其中的大部分都在走上反華道路后變得邊緣化、極端化,極少能夠從這條道路上撈取政治資本。

這是為什么呢?

首先,反華的號召力有限,在美國并不主流。

在中美關系變得越來越緊張的情況下,反華雖然容易得到媒體的報道,容易在輿論場上掀起風浪。但是,由于這些反華政客并沒有左右美國對外戰略的能量,其出格言辭很快就會被世人遺忘。

美國政治的主流議題還是國內政治,美國政客的核心競爭力是解決實際問題。盧比奧等反華政客沒有能力解決美國當前的諸多社會問題,反華只能讓這些政客越來越遠離美國的實際問題,遠離美國的普通民眾。

其次,反華與美國商業文化相悖。

商業文化是美國的核心價值之一,美國政客或多或少是某些商業利益集團的代言人。在中美經貿高度捆綁的情況下,商業利益集團幾乎都有在華利益,都希望開拓中國市場。無厘頭的反華言行不僅對開拓中國市場不利,也容易引起美國商人和華人群體的反感。

在反華的同時,這些政客也隨之放棄了美國所提倡的商業精神,把復雜的中美關系歸因于單線條的意識形態對抗之上。

最后,反華與美國多元文化相悖。

盧比奧等反華政客在詆毀中國、中國文化的同時,不自覺地就會把在美華人納入其中。在其看來,在美華人幾乎都成為了中國政府對美國開展滲透的助手。

這種新版的麥卡錫主義在美國引起了一些灰色回憶,讓非洲裔、拉美裔、日本裔都想起曾經被美國主流文化排斥的黑色歷史。

在接受這種帶有潛在種族歧視色彩思維的情況下,美國政客們變得更加以自我為中心。

而這種自以為是的認知讓他們的智商繼續下落。

來源:瞭望智庫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瞭望智庫緊扣“國家政策研究、評估和執行反饋”這一核心業務定位,利用新華社內外智力資源, 連接全球主要智庫,服務中央決策和新華社調查研究,發揮政治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會上形成廣泛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學術合作:韋薇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陳晶 13910894987 趙沁珩 15201538826

通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永定門西濱河路8號中海地產廣場東塔16層.100077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5 瞭望智庫(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31607號-3

战甲危机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