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甲危机走势图
瞭望智庫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中文站 | EN

幽靈在美國再次游蕩,這次它能撐多久?

程宏亮 |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中外人文交流研究中心副主任

發布日期:2019-05-30

美國有媒體稱,隨著對華貿易戰向科技領域的蔓延,白宮已要求一些高科技企業減招中國籍員工……種種這些只是近期美國國內盛行的諸多“反華”做法的冰山一角。

近段時期頻頻傳出華人學者在美國遭到不公待遇和被打壓的消息。

部分美國高校和科研機構迫于政府和“輿論”壓力,利用各種借口解雇了曾為它們奉獻多年的優秀美籍華人學者。這種借口“應對中國”打壓當地華人的逆流也波及到中國留學生,少數美國政客不負責任地給他們貼上“間諜”標簽,美國政府甚至吊銷了一些人的簽證,導致他們回國休假后無法返美繼續學業。

美國有媒體稱,隨著對華貿易戰向科技領域的蔓延,白宮已要求一些高科技企業減招中國籍員工……種種這些只是近期美國國內盛行的諸多“反華”做法的冰山一角。

歷史總是有驚人的相似之處,上述情形不由得讓人想起上世紀50年代在美國盛極一時的“麥卡錫主義”。

一、美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

1950年至1954年,以時任共和黨籍的美國聯邦參議員約瑟夫·麥卡錫為核心人物,在美國掀起了一股以反共、反民主為主要特征的狂熱政治浪潮,這段時期被后世稱為“麥卡錫時代”。美國人對該歷史時段的評價是“最黑暗的一頁”。

這段歷史有個標志性事件,那就是1950年2月9日,麥卡錫在一次公開演講中,當眾展示一份據稱列有205名共產黨人的名單,聲稱美國務卿早就知道這份名單,卻仍讓他們左右美國的外交政策。該言論一出,美國上下頓時一片嘩然,麥卡錫也因此一鳴驚人,從名不見經傳的普通參議員躍升為政治明星。

麥卡錫的最初動機是想逆轉自己當時已明顯衰敗的政治命運,遂利用當時美國國內形成的針對蘇聯的冷戰氛圍,憑借謊言、散布極端言論的方式去博取眼球以實現連任,未曾料到卻由此掀開美國歷史上最黑暗的歷史時刻之一。

這段時期橫跨杜魯門和艾森豪威爾兩屆政府。杜魯門確定了對蘇冷戰政策,為此在國內進行反共宣傳、教育和調查,為該股逆流的滋生提供了土壤。麥卡錫趁機對杜魯門政府大肆攻擊,稱其政府中隱藏著大量共產黨人。為避免給外界和共和黨人留下“親共”口實,杜魯門迫于壓力清除了一批遭到麥卡錫指責的官員。

麥卡錫不僅沒有就此收手,反而變本加厲。特別是在朝鮮戰爭爆發后,他借機加碼,擴大攻擊目標和活動范圍,利用參加中期選舉周游全國期間,大肆抨擊民主黨從羅斯福到杜魯門執政20年期間的對華政策,認為這是“被叛賣的20年”。在其瘋狂鼓動下,一批美國“中國通”遭到迫害,同時促使美國政府大幅調整對華政策,從“等待塵埃落定”轉變為孤立、遏制和敵視新中國的政策。1952年,美國舉行總統大選,艾森豪威爾勝出,共和黨控制兩院。麥卡錫對民主黨人不負責任的指控和攻擊成為共和黨勝選的重要助力。

在此過程中,麥卡錫利用擔任參議院小組委員會主席的職權便利,借口“國家安全”,對各個政府部門進行所謂的“共產主義滲透”調查,搜集黑名單,亂扣紅帽子,肆意攻擊迫害持不同政見者。在共和黨的縱容和麥卡錫的主導下,全美國都陷入恐怖之中,甚至出現誰反對麥卡錫就是反對反共的“政治正確”。美國政壇上風聲鶴唳、人心惶惶,社會上人人自危,相互猜忌成為常態,成千上萬的人遭到迫害,甚至他們的親朋好友也橫遭牽連。華裔和亞裔更是重點被迫害的群體,其中就包括著名的科學家錢學森。此外,中國人民熟知的埃德加·斯諾和著名影星卓別林也遭到迫害。

這出瘋狂鬧劇一直持續到1954年,當年12月1日,在全美國一片討伐聲中,參議院通過了彈劾麥卡錫的決議,對他進行譴責,相當于宣判了其政治死刑。諷刺的是,麥卡錫曾自稱要搞一場“獵巫”(witch-hunt)運動,最終結果是他自己成為人人喊打的巫師。

曾對“麥卡錫主義”的傳播起過推波助瀾作用的時任總統杜魯門,日后在回憶錄中也不無后怕地寫道:“(麥卡錫主義)攻勢范圍如此之廣,似乎每個人都免不了要受攻擊。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悲劇和恥辱”。

二、每次興風作浪幾乎都與中美關系動蕩相關聯

“麥卡錫主義”早已成為一個歷史貶義詞,例如,知名英語大詞典對其定義是“一種20世紀中期的政治態度,以反對那些被認定為具有顛覆性質的因素為目標,使用包括人身攻擊在內的各種手段,尤其是在未對提出的指控進行證實的情況下,四散布任意做出的判斷和結論”。

即使如此,它并未能從美國徹底根除,反而是只要遇到合適的土壤,其幽靈就會再次鉆出歷史垃圾堆從事危害行為。尤其是冷戰結束后,中國和中美關系成為該幽靈始終想打擊的一個重點目標,其每次興風作浪也幾乎都跟中美關系動蕩相關聯。

如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中美關系曾經歷過一段動蕩,“麥卡錫主義”在當時的表現之一就是“李文和事件”。美國政府、國會和社會輿論大費周章地調查所謂華裔科學家李文和向中國泄露美國核武器機密的事件。盡管最后證明李文和蒙受了不白之冤,但也讓世人看清“麥卡錫主義”在美國始終陰魂不散。

當前,尤其是美國本屆政府上臺后,為維護其政治利益,無視中美關系四十年來取得的豐碩成果和由此給兩國人民帶來的巨大福利,執意想把美國在發展中遇到的問題歸罪于中國;明明是想恃強凌弱,卻偏偏擺出一副“受害者”的可憐相,誣稱中國在雙邊經貿關系中“占盡便宜”,美國“吃了大虧”,無視美國從其中獲得的龐大利益;明明是在各個領域不停制造摩擦事端,反而倒打一耙,把處于防守位置的中國污蔑為是在“改變現狀”,目的是取代所謂的美國霸權。

為此,美國對華發動貿易戰,企圖通過所謂極限施壓方式要中方做出令其滿意的“結構性改變”,一再忽視中方的善意和誠意,談判立場朝三暮四,一變再變,要價反復加碼,目的未達到之后就惱羞成怒,再次使出加關稅的慣用手段,同時人為地把兩國摩擦從經貿領域擴大到雙邊其他領域。

美國個別高官還罔顧現實,不顧中國為世界發展做出的歷史性貢獻,選擇性遺忘了美國把不少國家推入所謂“民主”火坑和戰爭泥潭導致生靈涂炭的人間悲劇,一面在美國國內公開講“撒謊、欺騙和偷竊是美國的榮耀”,另一面則滿世界跑地去抹黑中國,一廂情愿地想給中國貼上“債務陷阱”、“規則改變者”和“偷竊者”等負面標簽。這些人還與美國國內少數極端反華鷹派一唱一和,試圖在美國本土營造出“逢中必反”共識的同時,在全球制造“恐中反中”氣氛,恨不得把當今全球所有問題都歸因于中國,想以此逼迫其他國家在中美間選邊站。

為實現所謂的“美國優先”目標,一批對華鷹派大肆宣揚“中國威脅論”,不僅在經貿領域鎖定中國,更在高科技領域對中國頻頻發起刁難,尤其突破法律和道義底線一手制造了“孟晚舟事件”,在無法得逞后,進一步動用國家機器打壓中國公司華為。在他們的謊言和鼓噪下,“對華強硬”在美國幾成政治正確,共和黨與民主黨為在激烈的互動中不給對方留下口實而爭相對華“示強”。

在此氛圍下,美國司法和情報機構正如他們的前輩們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犯下的錯誤一樣,借口防止美國高科技被傳輸到中國而開始鎖定優秀的美籍華人科研工作者以及中國在美留學生和學者,刻意忘記美國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全球科技地位,華人在其中也曾做出過的歷史性貢獻。

更有甚者,為實現他們所謂的與中國“脫鉤”夢想,積極造勢并否認過去四十年美對華政策,利用了當前美國領導人的對華心態,極力鼓動美國行政部門向作為中美關系根基的人文交流領域出手。在此過程中,美國司法機構和國會再度扮演了不光彩角色,在“麥卡錫主義”幽靈指引下,同樣選擇性地遺忘了美國對外搞顏色革命、意識形態輸出和滲透,經常性對他國實施長臂管轄等行為,反而污蔑中國對美國“滲透”,莫名指控所有中國留美學生都是“間諜”,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通過國會立法手段逼迫美國高校關閉與中方伙伴合辦的“孔子學院”,試圖以此打斷中美人民之間的正常交流。他們認為,只要這樣并配合美國政府的對華極限施壓手法,或許就能實現中美“脫鉤”目標。

因此,客觀看,中美關系之所以出現今天的情景,既是美國行政當局有意為之的結果,也是“麥卡錫主義”幽靈借機再次復出的結果。

三、幽靈引領下的“反華”逆流能走多遠?

美國作為世界第一強國,理應政通人和,在處理內外事務時高度自信,這樣才能不負其自詡“山巔之城”的美譽。

可目前的事實恰恰相反,縱觀當今美國政壇,亂象叢生,以黨派劃線、相互否決成為常態。政治人物相互攻訐,不斷拉低政治操守底線。各階層、各利益團體在國家未來何去何從的問題上遲遲無法形成共識。

“美式民主”成為“美國病”的同義詞。

在這種情形下,慣于投機的政客為延續政治生命和社會影響力,在對內無法打開局面的情況下,就想法設法地對外折騰,試圖以此取得“政績”向其基礎選民交差。因此,今天的中美關系出現“新冷戰”苗頭,“麥卡錫主義”的幽靈再次復蘇,責任不在中方,完全是美方政客和政治狂人恣意為之的結果。

那么問題來了,美國這一波“麥卡錫主義”幽靈引領下的“反華”逆流能走多遠呢?

回看歷史,展望未來,答案是它終將被再次掃入歷史垃圾堆。

理由非常簡單,因為它違背了中美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若任其發展,上世紀50年代的那一幕鬧劇和悲劇無疑會在美國重新上演。短期內,當前這批美國政客能利用美國民眾求變思變的心理,通過謊言、片面之詞和極端言論影響他們對外部世界的態度。然而,隨著時間推移,真相終會浮出水面,狂熱終將回歸理性。

在美國,有識之士開始公開反對為“麥卡錫主義”招魂。如美國華人精英組織“百人會”公開呼吁美國全社會高度警惕這種帶有明顯反華人特征的暗流,擔憂“一些華裔美國人被有針對性地當作潛在的叛徒、間諜和外國勢力的代理人”,認為這是一種當下亟需反對的“美國不斷蔓延的針對華人且帶有種族偏見的刻板定性”。著名中國問題專家謝淑麗在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那份著名的渲染中國在美國影響力的《中國影響力與美國利益》報告中,指出在當前美國政治歷史當中,夸大來自中國顛覆的威脅,可能引起人們聯想起蘇聯時期的冷戰,其中包括反華版的“紅色恐懼”,這將使所有美國華人處于被懷疑的陰影之中。美國自身的過度反應造成的傷害可能大于“中國影響力”對美國所造成的傷害。

美國有句諺語“得朋友難,失朋友易”。中美建交40多年來,兩國關系有過波折,但總體向前發展,因此有了日益密切的雙邊經貿關系和頻繁的人文交流活動,兩國人民始終以積極和正面的態度看待彼此,這些都使中美共同推動世界更加繁榮和發展,為人類文明的歷史性進步做出了貢獻。

當下,中美本應以建交40周年為契機,確立指導未來雙邊關系的新路線圖,與其他國家一起共謀人類未來。

但是,一批沉迷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美國霸權迷夢的政客和少數狂人,無視歷史長河中的和平與發展大勢,執意用“零和思維”看待并割裂中美關系,甚至試圖破壞兩國人民間樸素而友好的感情,公然想從歷史垃圾堆中再次引出“麥卡錫主義”的幽靈。

歷史終將證明,垃圾終究是垃圾,可以猖狂一時,但因為動了普通民眾利益的奶酪,失敗注定是其唯一歸途。

來源:瞭望智庫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瞭望智庫緊扣“國家政策研究、評估和執行反饋”這一核心業務定位,利用新華社內外智力資源, 連接全球主要智庫,服務中央決策和新華社調查研究,發揮政治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會上形成廣泛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學術合作:韋薇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陳晶 13910894987 趙沁珩 15201538826

通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永定門西濱河路8號中海地產廣場東塔16層.100077

客服郵箱:liaowangz[email protected]

?2015 瞭望智庫(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31607號-3

战甲危机送彩金